每日經濟新聞
頭條

快遞中國 > 頭條 > 正文

愛迪爾預虧超8億背後:吃2.6億“啞巴虧” 部分財務數據存疑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2-04 19:52:54

◎愛迪爾為何吃了2.6億元的“啞巴虧”,卻不起訴?

◎金一文化與愛迪爾之間通過瑞金曄平、貴天鑽石、大盤珠寶三家公司之間實現了銷售“轉圈圈”,這樣一來,在會計上就體現為多方的銷售收入都會提高。

◎蜀茂鑽石的客户在愛迪爾併購之後的兩年間出現大量註銷的現象。

每經記者 趙李南    每經編輯 張海妮    

圖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資料圖

1月21日,愛迪爾(002740,SZ)披露了2020年業績預告,預計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虧損額在8.46億元至9.5億元之間,交易所隨即對愛迪爾下發關注函,要求愛迪爾分項目詳細説明子公司失控、商譽減值和應收賬款減值因素對2020年業績的影響金額。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愛迪爾鉅虧的背後,存在財務數據存疑,包括應收賬款數字或存在問題、子公司蜀茂鑽石財務數據問題等。

2.6億元的啞巴虧 

關注函提及,2019年,愛迪爾“計提壞賬損失2.8億元,2020年又擬計提較大金額的壞賬損失”。因此“請公司説明公司客户目前的運營狀況和償債能力是否發生重大變化、以前年度壞賬損失計提是否充分、本次壞賬損失計提金額的確定方法以及是否符合企業會計準則的相關規定”等問題。 

按照相關會計準則的要求,單項計提指的是針對特定方的應收賬款出現明顯無法收回跡象時進行的一種計提。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2019年年報,愛迪爾對“外部第三方”賬面餘額約為4.52億元的款項做了計提,計提比例為64.66%,壞賬準備2.92億元,但愛迪爾並未披露該壞賬準備的應收賬款方究竟是誰。

問題在於,隨後愛迪爾的操作有違常識,因為愛迪爾並未起訴相應的欠款方。

 

圖片來源:愛迪爾公告截圖 

據愛迪爾2020年8月29日披露的2020年半年報,以愛迪爾為原告的訴訟僅有兩家,分別為“起訴安徽慶豐實業有限公司、周天傑買賣合同糾紛案”和“起訴河南愛心華珠寶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金額分別為2594.45萬元和400.64萬元,兩起訴訟合計金額約3000萬元。 

換句話説,愛迪爾單項計提了約2.9億元的壞賬準備,至少有2.6億元的壞賬準備,愛迪爾並未提起訴訟,吃了“啞巴虧”。

 

圖片來源:愛迪爾公告截圖

2019年度的審計機構針對愛迪爾這2.9億元的壞賬準備核查出具了保留意見。審計機構表示,其中約1.5億元未能取得預計信用損失計提的合理依據。審計機構針對這2.9億元壞賬準備的分類為:註銷貨款無法收回約2000萬元,法律訴訟手段催收約3000萬元,對方撤店約1600萬元,有出差催收記錄的約7700萬元,未取得充分依據的約1.5億元。

應收賬款數字存疑

愛迪爾為何吃了2.6億元的“啞巴虧”,卻不起訴? 

安徽慶豐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慶豐實業)為愛迪爾2017年度第四大、2018年度第二大(經銷商口徑)、2019年度第四大、2020年上半年第五大應收賬款方,應收賬款餘額分別為3209.81萬元、3130.21萬元、3130.21萬元和3130.21萬元。截至2020年6月末,愛迪爾對慶豐實業計提了約2504萬元的壞賬準備。 

愛迪爾與慶豐實業之間的訴訟,並不算在“啞巴虧”之內,而據相關裁判文書的記錄,事實上慶豐實業對愛迪爾的應付款並沒有愛迪爾賬面上記錄的那麼多。 

愛迪爾2020年半年報披露,其對慶豐實業的起訴涉案金額為2594.45萬元,低於愛迪爾半年報披露的應收賬款3130.21萬元。在廣東省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的民事判決書中,具體披露了這筆訴訟金額的構成,其中貨款1868.04萬元,滯納金716.41萬元,律師費10萬元,合計2594.45萬元。 

裁判文書中詳細説明了愛迪爾與慶豐實業之間的交易。2017年底愛迪爾與慶豐實業簽署了三份購銷合同,金額分別約為1511.63萬元、1067.80萬元和58.61萬元,總計2638.04萬元。隨後,愛迪爾、慶豐實業、周天傑簽署了擔保合同,周天傑對上述貨款提供連帶責任保證。 

2018年11月,周天傑向愛迪爾出具了《還款承諾函》,載明:“經貴司與安徽慶豐實業有限公司對賬確認,截至2018年10月29日,安徽慶豐實業有限公司尚欠貨款及滯納金共計28074189.15元,本人作為連帶責任擔保人,承諾在2019年5月31日前分期償還。”周天傑的這個承諾函金額也低於愛迪爾2018年底對外披露的應收賬款3130.21萬元。

據裁判文書記錄,愛迪爾自認慶豐實業向其支付了七筆貨款總計770萬元,尚欠貨款約1868萬元。

 

圖片來源:廣東省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20)粵0303民初234號 

按照萬分之六的違約金計算,慶豐實業總計欠愛迪爾違約金約736.94萬元。對於愛迪爾主張的滯納金716.41萬元,羅湖區法院認為:“雙方約定按照每日萬分之六支付違約金不違反法律規定,本院予以支持;但因原告主張的違約金金額低於按上述標準計算的金額,故僅按原告主張的金額予以支持。” 

上述僅是愛迪爾訴訟中的一個例子,公司主張的金額低於對外披露應收賬款金額約536萬元,愛迪爾應收賬款數字存疑。

銷售轉圈圈

瑞金曄平珠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瑞金曄平)是愛迪爾2019年第一大應收賬款方、2020年上半年第三大應收賬款方,應收賬款餘額分別約為4776萬元和3976萬元。

工商資料顯示,瑞金曄平成立日期為2018年7月5日,註冊資本為500萬元人民幣。然而,這家新成立的公司在2019年就成為愛迪爾第一大應收賬款方。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瑞金曄平不單單是愛迪爾的客户,其還是另外一家珠寶上市公司——金一文化(002721,SZ)的供應商。據金一文化公告,截至2019年底,金一文化對瑞金曄平的預付款為8559.8萬元,形成原因為“採購預付款”。

圖片來源:記者根據愛迪爾、金一文化公告製圖 

事實上,金一文化與愛迪爾之間的聯繫遠不止上述這一個渠道。金一文化的子公司深圳市貴天鑽石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天鑽石)也是深圳市大盤珠寶首飾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大盤珠寶)的供應商,而大盤珠寶是愛迪爾的子公司。

2017年度,金一文化併購貴天鑽石,在關聯交易報告書中,金一文化披露2017年3月18日、3月20日和4月10日,貴天鑽石與大盤珠寶簽署了三份銷售鑲嵌飾品、銷售成品鑽的合同,金額分別為360.22萬元、300.54萬元和329.6萬元,總計為990.36萬元。

也即意味着,金一文化與愛迪爾之間通過瑞金曄平、貴天鑽石、大盤珠寶三家公司之間實現了銷售“轉圈圈”,這樣一來,在會計上就體現為多方的銷售收入都會提高。 

金一文化在回覆記者《採訪函》時表示:“公司與瑞金曄平之間的業務往來,為公司向其採購工藝品;公司子公司深圳市貴天鑽石有限公司與大盤珠寶之間的業務往來,為貴天鑽石向大盤珠寶銷售鑽石鑲嵌類產品。以上交易的產品品類不同,業務真實發生,符合市場公平交易的要求,是具有商業行為的價值轉換,具有商業實質性。”

除了上述渠道之外,深圳市金百福珠寶首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金百福)為貴天鑽石客户,深圳金百福也同為愛迪爾的供應商。

據金一文化披露,截至2015年底,貴天鑽石對深圳金百福的應收賬款期末餘額約440.54萬元。據愛迪爾披露,2018年度愛迪爾向深圳金百福採購成品8333.74萬元。

愛迪爾招股書顯示,2011~2013年及2014年上半年,深圳金百福皆位列愛迪爾前五大外購半成品廠商名單,採購金額分別為2379.52萬元、2185.85萬元、2135.03萬元和540.30萬元。

圖片來源:記者根據愛迪爾、金一文化、江西尚禾珠寶股份有限公司公告製圖 

江西尚禾珠寶股份有限公司(新三板掛牌企業,已退市,以下簡稱尚禾珠寶)2017年年報顯示,其向大盤珠寶採購金額約為2099萬元,向金茉莉珠寶有限公司銷售金額約3243萬元。據金一文化公告,截至2017年底,金一文化對金茉莉珠寶有限公司的預付款為3442.77萬元。這是金一文化與愛迪爾之間的另外一個交易渠道,同樣實現了雙方營業收入增長的效果。

此外,深圳金百福與金茉莉珠寶有限公司之間的關係也並非單單是貨物流轉,這兩家公司還同時是深圳市金鑽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 

金一文化在回覆記者的《採訪函》中表示:“公司與金茉莉珠寶有限公司之間的業務往來,為公司向其採購玉石翡翠類產品;2015年貴天鑽石向深圳金百福供應貨品屬於公司收購貴天鑽石之前發生的交易,除此之外,貴天鑽石未向深圳金百福銷售產品。以上業務真實發生,符合市場公平交易要求,是具有商業行為的價值轉換,具有商業實質性。”

子公司蜀茂鑽石大量客户註銷

據愛迪爾招股書,從2011年起,成都蜀茂鑽石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蜀茂鑽石)即為其重要客户之一。2017年底,愛迪爾以對價7.02億元併購了蜀茂鑽石100%股權,而當時蜀茂鑽石的賬面價值僅1.97億元,併購增值率達255.62%。 

然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蜀茂鑽石的客户在愛迪爾併購之後的兩年間出現大量註銷的現象。

圖片來源:蜀茂鑽石審計報告截圖 

位列蜀茂鑽石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前五大客户名單中的多家公司,目前均已註銷:龍泉驛區十陵街辦新德西爾珠寶店(2019年5月15日註銷)、北川羌族自治縣安昌鎮德西爾首飾店(2020年4月9日註銷)、雙流縣金萊帝飾品店(2018年12月5日註銷)、成都浪漫密碼鑽石有限公司(2020年8月18日註銷)、巴中市巴州區永盛商店(2018年11月23日註銷)。

這些經銷商也有不少蹊蹺之處,比如註冊資本僅1.5萬元的雙流縣金萊帝飾品店在2018年上半年還從蜀茂鑽石處進貨約499萬元,但在2018年12月就註銷了。而蜀茂鑽石最大的客户——雲南鼎列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雲南鼎列)也已註銷。 

雲南鼎列與蜀茂鑽石之間的關係或許並非簡單的供貨關係。在愛迪爾併購蜀茂鑽石之前,陳茂森是蜀茂鑽石的實際控制人;而在2015年10月前,名為“陳茂森”的人也是雲南鼎列的實際控制人,並擔任監事。

圖片來源:啓信寶企業版截圖 

截至目前,鍾豔為蜀茂鑽石的法定代表人,也曾為蜀茂鑽石的股東。與陳茂森同一時間,名叫“鍾豔”的人也曾在2015年10月前為雲南鼎列的法定代表人、股東。此外,曾國東、陳曙光也曾為雲南鼎列歷史股東,而同名的“曾國東”、“陳曙光”也曾為蜀茂鑽石的歷史股東。 

不過,上述同名的陳茂森、鍾豔、曾國東、陳曙光是否為同一個人,目前尚無法證實。

弔詭的是,雲南鼎列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向蜀茂鑽石分別採購了約2500萬元、1181萬元和1204萬元的貨物,位列蜀茂鑽石2016年和2018年上半年第一大客户、2017年第二大客户,經營狀況不可謂不好。

然而,在2020年12月15日,雲南鼎列申請了簡易註銷公告,已於2021年2月2日註銷。

圖片來源: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截圖 

 

圖片來源: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截圖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為何計提壞賬準備後不起訴、慶豐實業起訴金額低於賬面應收賬款餘額、與金一文化等主體的銷售是否具備商業實質、蜀茂鑽石客户為何大量註銷等問題向愛迪爾發出了《採訪函》,但截至發稿未獲回覆。

相關鏈接:愛迪爾子公司大盤珠寶失控之謎:由上市公司實控人“堂兄弟”掌控?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愛迪爾 愛迪爾鉅虧背後 啞巴虧 財務數據存疑 金一文化 蜀茂鑽石 大盤珠寶 貴天鑽石 尚禾珠寶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